/media/images/body_bg1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2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3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4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5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6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7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8.jpg
高级搜索
守盐庄的传说
浏览次数:21829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1
 滦南有个柏各庄,紧挨柏各庄有个守盐庄,村名为啥叫守盐庄?这里还有一段故事呢!
       守盐庄本叫张家庄,村内皆为张姓。村东一道之隔与蔡家庄相邻,村内皆为蔡姓。张蔡两姓部分以渔业维生,部分以农业维生。两村附近多为盐碱地,从事农业的只好往村北占地耕种,因争抢土地两家结怨。蔡家势力强大,经常欺负势力弱小的张家,张家只能忍气吞声,默默承受。附近的土地,皆被蔡家掠走。张家只好种植离村较远的地,最远处须往北走出十几里,挨近了梁各庄。由于地块离村远,张家人下地干活带午饭,省去遥远的往返。中午吃完在地里休息,久之,与梁各庄村人多了接触。梁各庄有一叫常八百的人,精通武术,善于拳脚,张家人便和常姓人在田里切磋起武术来。有一天,张家庄来了一风水先生,风水先生听了张家人的诉说,为其破难:“蔡家蔡家,菜最怕盐,如果你们总守着盐,一定把菜(蔡)腌倒,改庄名‘守盐庄’吧!”从那时起,张家真的越来越强大,蔡家越来越衰败乃至迁走。守盐庄人担心外出遭到蔡家人暗算,习武之人越来越多。守盐庄的武术与村名就这样相伴相生,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。
      守盐庄的武术,最强调基础,要从练“把技”开始。把技有抱庄、蹦打、夹档、并步一反锤、下掸、掸胸、贯耳、摆肘、栽锤、推窗、前后双锤、画虎等十二个基础招式,再衍生出小五花炮、大五花炮、桃花伞、飞龙闯帐、手串、摔法、刀里加鞭、双梢子进花枪、空手夺枪、单刀、双刀等几十个高难招式。道具有刀枪剑戟、鞭棍钩叉等十几种。在20世纪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,村内男人无论大人小孩几乎人人习武。早晚间大街小巷、院子、田头、操场……处处有练武的身影。武技高强的人很多,其中有“双刀”“单刀”王子张广梓;有以“徒手拳”“桃花散”闻名的张明焕;有“三节鞭”“长枪”冠张明臣;还有练就“刀里加鞭”、“双梢子”绝招的张佩深……他们很少与外交流,历经一代又一代,传承着先人的武艺,只为强身健体、保护自身。
      守盐庄人凭借肥沃地壤,祖祖辈辈种菜维生。他们收获的蔬菜大多运到司各庄集上卖。这年,司各庄街头新开一家武馆,武头是外地人,自称“郭老道”。他自恃武艺高强,趾高气扬,骄横跋扈。常设擂台,疯狂叫号,“谁能打胜我?谁敢打我?”平时买别人的东西,不是霸价就是不给钱。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里,忍气吞声。张广梓的师傅常卫兴对郭老道的行为非常愤慨,本就对郭老道来当地开武馆不拜先贤、目中无人、破坏行内规矩的行为早有看法,于是,令徒弟张广梓砸武馆。这天,张广梓怀揣怒气,来到郭老道武馆,登上擂台,应战正在台上叫号的郭老道。两人交手,果真出手不凡。一个猛似虎,一个顽如狮。一个出拳快如箭,一个扫腿疾似电。几个回合,难分上下。突然间,张广梓拿出师傅传授的“摔法”,双手做假推动作,瞬间收手弯腰,突然用头抵住郭老道的腰,抓住他的两手,用力一挺,将个“郭老道”顶过头顶,下身一抖,将之扔出擂台。郭老道被重重摔到台下,只感头昏眼花,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从那以后,郭老道无脸在此待下去,只好武馆摘牌,收拾行囊,离开司各庄,而守盐庄的张广梓却名震乡里。
      守盐庄的村名与武术紧紧绑在一起,更多了练武人的奇闻异事。
      村中有个叫张怀秋的人,不仅武艺高强,还练就了一套“摘挂钩”的本事,只要对他人进行瞬间接触,就可以摘掉对方身体器官的挂钩,使其动转不能,举止被限。后他凭借武术及摘挂钩的本事,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,在部队多次立功并受奖。
      贯穿滦南的小青龙河从守盐庄村西流过,乡亲们在河边挖了一口水井,这口井成了全村人的生命源。民国初年的一个夜间,段祺瑞为战争需要,欲在河上修一座桥,于是派工兵趁夜间进行勘测。拂晓,守盐庄张文翠到井里取水,夜幕下看到有一伙人在井边鬼鬼祟祟活动,怀疑有人往井里投毒,忙跑进村内,喊来众乡亲。乡亲们赶到,用武技身手把修桥部队赶跑。后来,乡亲们才知道被赶跑的是段祺瑞的修桥部队,纷纷担心日后遭到段祺瑞的报复。直到张作霖打败了段祺瑞乃至下野,乡亲们才没有了担心。直到现在,村里老人还在传说“如果没有张作霖,守盐庄早就不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