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media/images/body_bg1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2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3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4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5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6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7.jpg
/media/images/body_bg8.jpg
高级搜索
老乞丐智擒小毛贼
浏览次数:13134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21
自曹胡屯(今滦南县胡各庄)建立了药王庙以后,这个永平府南部的小镇一下子就火起来,成了远近闻名的古镇。特别是农历四月二十四这天,名医聚会,百姓进香,商家摆摊,艺人打把势唱戏,一派欣欣向荣、歌舞升平的繁花景象。
       一个地方富足了,人们丰衣足食,自然各路乞丐也慕名而来。每当到了庙会期间,曹胡屯大街小巷都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乞丐,高得矮的瘸的拐的,站着的趴着的跪着的被人搀扶着的……早晨市面逐渐热闹的时候,这些乞丐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出现了,而到了傍晚人潮退去的时候,这些乞丐就自然消失了。有人就曾经看到,傍晚的时候,在屯北那片小树林里,总有一些衣冠不整的人聚会,其中一个大个子跛脚的人好像在给大伙训话,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人们就猜测他一定是乞丐王。
       当然,一个地方富足了,集贸市场和烧香祈愿的人密集了,那些不劳而获的扒手也应运而生。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这些小偷自然也和这些乞丐一样来自四面八方。所不同的是,乞丐大多是身体有残疾,生活无着落,不得已而为之。而小偷是什么,不劳而获,坐享其成,以窃取别人的劳动果实为生。因此人们对于那些乞丐多多少少就有一些同情,而对那些小偷则像老鼠过街一样人人喊打。
       四月二十四这一天,家住曹胡屯西头的刘寡妇杵着拐棍出来了,她要去屯东头的明记药铺给儿子买药,顺便经过药王庙拜见药王,祈求药王保佑她的儿子早日康复。说起这刘寡妇的命也真叫苦的,三十多岁时男人跟随别人下海捕鱼遭遇了不幸,男人和船主进入深海突遇狂风船翻人亡。几年后刘寡妇还没从丧夫的痛苦中解脱出来,十二岁的儿子又突然患病,虽多方医治,至今也不见明显好转。好在公婆对刘寡妇视若亲女,街坊邻居也无私帮衬,她才守身如玉,拉扯着儿子,侍候着公婆,被人称为孝媳良母。由于生活的磨难,别看刘寡妇刚到不惑之年,却显得满目沧桑,老态龙钟,加之近几年她又感觉腿疼,出来进去的就拄起了拐棍。
       今天是庙会的正日子,虽说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,大街上已经是人山人海,拥挤不堪了,刘寡妇被人流冲击得东倒西歪,一寸一寸地从人缝里往前挤,有时她的身体就被人墙架起来。这最热闹的中心地段是专营食品的,什么香油果子、回头饼、麻花、煎饼、烤红薯等等应有尽有。再往东走就是高高的戏台,锣鼓家伙已经响起来,加上满街筒子此起彼伏的叫卖声,构成一首美妙的交响曲。刘寡妇无心看戏,她来到一个麻花摊前,看着金黄酥脆、香味扑鼻的麻花,缓缓从腰间掏出钱袋。刘寡妇知道儿子喜欢吃麻花,她要给儿子买几根。
       刘寡妇在这里一驻足,就引起了几个人的瞩目。首先是她左边十米左右的地方,有一个尖嘴猴腮的人,眼睛直勾勾瞅着她手里的钱袋子,见刘寡妇沿街东行,便悄悄跟在身后。然而在她的右边十米左右的地方也有一个人,这个人穿着破旧,脸色暗淡,一手拄着一根打狗棒,一手捏着一只缺了口的瓷碗。这个人左脚有点跛,他也看到了刘寡妇买麻花,同时也注意到了她身后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。跛脚的老人就是这一带有名的乞丐,他也想麻花吃了,想靠近麻花案子讨要一根麻花。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尖嘴猴腮的人死死盯着刘寡妇时,他就猜想那个家伙十有八九是个扒手,于是就不动声色地跟在后头。
       麻花摊主也看到了老乞丐,就招呼他过来吃麻花,而老乞丐摆摆手表示不吃。那么说一个商贩怎么会主动给一个乞丐东西吃呢,说起来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。半年前这个麻花摊主在赶庙会的路上突发疾病,倒地不起,挑子里的麻花洒落地上。这个跛脚乞丐正好路过,帮他拾起麻花,并给他服下一粒黑色的药丸。过了一会麻花摊主站起来了,他们俩一起赶往庙会,乞丐还帮摊主挑挑子。为了感谢乞丐,摊主拿出麻花给他吃。可是乞丐说什么也不要,还说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,他要靠自己的“劳动”吃饭,麻花摊主和跛脚乞丐就这样认识了。
       今天,老乞丐也顾不得乞讨了,他忍着饥饿跟踪那个不正常的瘦男人,因为他怀疑这个男人要对刘寡妇图谋不轨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与瘦男人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       过了一会,老乞丐发现了一个新情况,那就是瘦男人和另一个圆脸矮男人耳语了一会就分开了。老乞丐猛然意识到瘦男人不仅仅是自己,他还有同伙。老乞丐更加警惕起来,只见他佯装弯腰,将持打狗棒的手往嘴边一靠,就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哨声。紧接着就有两个小叫花子挤到他面前,老乞丐跟他俩嘀咕了一阵,他们俩就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       离药王庙已经很近了,人群也更加密集了,刘寡妇靠在街角,用袖子揩一把头上的汗水,稍事休息。当刘寡妇正想继续往前行走时,忽然发现脚下滚过一枚铜钱。她马上弯腰去捡,铜钱在人们脚下滚动着,她紧走几步终于捡到手。可是当刘寡妇直起腰来想把铜钱放入钱袋时,突然傻了,随后她声嘶力竭地嚎啕起来,他发现她的钱袋子已经不翼而飞了。老乞丐又一次吹响哨声,随即赶到刘寡妇跟前,安慰说:“大嫂不要着急,我会帮你找回钱袋,快跟我来”刘寡妇抬起泪眼,将信将疑地跟着乞丐走。
       再说瘦男人使用雕虫小技,用一枚铜钱吸引刘寡妇的注意力,顺手扒走了她的钱袋,然后迅速离开。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瘦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出老乞丐犀利的眼睛。随着他响亮的哨声一起,一张无形的大网正紧紧地向瘦男人收拢。狡猾的瘦男人看到一个小叫花子向他追来,他将钱袋迅速转移给那个圆脸的矮男人,然后向相反的方向走去,可他哪里知道,老乞丐正严阵以待。当瘦男人忽然发现刘寡妇和老乞丐时,身体就不自觉地一激灵,他想转身离开。说时迟那时快,老乞丐举起打狗棒朝瘦男人一指,瘦男人就栽了个狗吃屎,两个小叫花子就像从天而降,迅速擒住瘦男人。刘寡妇又一次傻眼了,她好像看到从乞丐的拐棍上飞出一道白光,那个瘦男人就跌倒了。而此时在另一个地方,圆脸的矮男人没跑多远就被另外的小叫花子抓住。
       两个扒手被拢到一起,他们浑身在筛糠,因为周围已经围了一群人。老乞丐从矮男人身上搜出钱袋递到刘寡妇眼前,问她这是不是自己的钱袋。刘寡妇又惊又喜,接过钱袋子就给乞丐跪下,连声说:“是我的,是我的,多谢恩人,多谢恩人!”
       可是瘦男人还有些不服,他抬起头说:“你凭什么抓我,我又没有偷她的钱袋,再说这个钱袋怎么就证明是她的……”乞丐冷冷说:“你死到临头你还狡辩,大嫂你说吧”刘寡妇对瘦男人说:“你说这个钱袋不是我的,难道是你的?你说钱袋里面绣着什么,一共有多少铜钱?”瘦男人哑口无言了。刘寡妇又说:“你可以看一看,里面有我绣的一对鸳鸯和一个刘字,里面装着30个铜钱,其中21个是有孔的,9个是没有孔的。”
       老乞丐手里捏着一枚铜钱走近瘦男人说:“要说你的铜钱,这个才是,这是你作案的道具。”瘦男人的头简直要垂到裆里了,这时候,周围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